与北京某酒店前厅主管的一夜情缘情感口述故事

我所在的公司这两年因为某些业务的扩展,需要到北京某部委进行拜访和沟通。今年年初,业务扩展进入了关键阶段,于是整个3月份至4月份,领导安排我每隔一周就要到北京出差跟进业务事项。按照公司差旅制度,住宿是有标准的,我的级别最多享受每天720元的住宿,这个价格在全国大多数城市都可以住得不错,但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市东城区,想要兼顾价格与舒适,可供选择的酒店并不多。考虑到某部委的地址,我们公司通常选择距离部委800米的D酒店下榻,我也不例外。

第一次看见Q,是3月初在D酒店的大堂。当时我已经被长安街冗长的塞车折磨得几近崩溃,我急匆匆地拖着行李箱带着一位公司领导以及两个合作机构的人一起走进大堂,Q是酒店的前厅主管,正站在大堂中间迎客。看见我风尘仆仆的样子,Q非常职业地说了一句“先生别急,请这边办理入住手续”,然后将我引导到前台。说实话,当时我满脑子都是担心超过预约到店的时间房间是否会被取消,跟Q也就是稍微打了个照面,根本没顾得上多看几眼。待到开好房间,放好行李,我重新下楼坐在酒店大堂等待朋友来汇合吃饭的时候,又看到了Q的身影。Q当时穿着酒店的制服,黑色小西装,白色衬衣,黑色修腿西裤,黑色的绒面细跟高跟鞋,看不清是否穿了丝袜,但是作为是一个深度制服控,看到Q的这身装束,我立即就感到气血上涌,不禁细细打量了一番。Q不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非常惊艳的长相,眼睛不算大,鼻子周围还有一些小雀斑,但是很耐看,一头黑发盘起来梳成发髻。Q身材高挑,身高大概有165厘米,穿上高跟鞋达到了170。胸虽然不算大,但是在制服的包裹下,腰身明显,腿长臀翘,白色的衬衣里可以隐隐看见白色内搭的带子,而黑色的西裤上已经印出内裤边缘的痕迹。我咽了一口唾沫,翘起二郎腿,试图压住已经微微抬头的老二。忽然手机响了,北京本地的一个老友到了,我只好结束意淫跟着朋友出门吃饭了。

接下来是两天忙碌的工作,真正忙起来的时候,确实也没空再去想Q,而且酒店的大堂明显是分班制的,并非所有时候都能看到Q。离开北京的那天上午,我要带着领导和合作机构的人去赶11点30分的返程飞机。但上午9点前都是退房的高峰期,因为前台人手不够,我看到Q也走入前台协助开发票,恰好我们公司对于住宿费开票的要求非常麻烦,领导单开一张,我开一张,合作机构开一张,再加上单独开具的餐票,我一笔费用要分别开出4张发票,我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但是Q非常耐心地挂着微笑,非常迅速地帮我开好了发票,我核对了一下,名称、数额、税号等信息丝毫不差。我真诚地向Q表示感谢,并趁这个机会瞟到了她胸前的名牌,Q是她姓名的最后一个字,职务是前厅主管。我询问她是否能加个微信,但Q笑着婉拒了,说这些都是她应该做的。我也没有勉强,跟Q道别,并说隔一周我还来。

隔了一周后,我再次来到北京,这次我特意订了一大早的飞机先来,领导与合作机构下午才到。一进D酒店的大门,就急忙搜寻Q的身影,Q也认出了我,笑着将我引至前台,并吩咐前台在制度允许的情况下,将我订的房间升一个档次。我感慨真幸运,Q说D酒店最近正在冲评分,希望我务必在X程给他们酒店一个优质的五星好评。我当即说道:“D酒店有你这样一位人漂亮、身材好、服务质量高的前厅主管,想不给好评都很难。D的脸一下子红了,赶紧转身去招待别的客人。我则没有移开视线,紧盯着Q的背影,盯着若隐若现的内衣与内裤的痕迹,听着高跟鞋的鞋跟敲击着地板的节奏,幻想着我脱下Q的制服,将她狠狠压在身下,幻想着Q黑发散落,口申口今着达到高巢。

不过幻想毕竟是幻想,违法犯罪的事情我可不敢做,毕竟我还有工作和家庭,可不能只用下半身思考问题,我只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地去接近Q,于是在工作之余,如果能在大堂碰见Q,如果她不忙,我都会想个借口去搭讪,或者询问附近的美食、景点,或者吐槽一下某些没素质的住客,反正刷个熟脸,剩下的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转折出现在这一周离开北京前一天的下午,我担心又会出现早上退房高峰期开票困难的事情,于是找Q商量,能不能我先把开票信息和开票金额写给她,她一大早就帮我开好,这样既节省我的时间,也节省其他客人的时间。Q欣然应允,但是说自己马上就下班了,说是否可以写给接班的同事。我立即非常诚恳地说:“虽然你的团队服务都很好,但是我还是最信任你,写给别人我不放心。要不我们加个微信,我发到你手机上,你明天上午回来上班就帮我开。”Q踟蹰片刻,答应了。我喜出望外地扫描了她微信的二维码。当晚,我将4张发票的开票信息和开票金额发给了她,她回复了一个收到。然后又忽然询问我XX丸是不是我们公司的产品。我眼前一亮,觉得终于有希望突破单纯的住客身份了。于是我非常详细得向Q介绍了XX丸这个产品。Q答复说她外婆年纪大了,血压高,听说这个XX丸有效果,但是看价格不便宜,不知道要怎么吃才好。我当即表示,这种药在通常情况下没必要一直吃,一方面浪费药效,另一方面成本太高,如果老人家目前比较稳定,先按照季度在立春,立秋,夏至,冬至四个节气分别服一丸,然后家中再备一粒应急即可。Q询问价格,觉得找我买可能比较放心。我答复说可以从自己公司拿,再隔一周来北京的时候带给她,钱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老人家身体安康。这条发出去之后,Q良久没有回复,过了差不多四十分钟,回了三个字“谢谢你。”

次日返程,一大早酒店前台又是人山人海的排队退房,Q也在前台里面忙得团团转。我不想打扰她,于是匆匆喊住另一个前台取回开好的发票。Q也看到了我的身影,她正在打电话联系保洁员查房,她匆忙间向我投来一个抱歉且感激的眼神。我笑着点点头,然后朝她挥了挥手。

时隔一周,再次抵京,这次项目已经进入尾声,领导和合作机构都没有来,我自己过来完成一些收尾的联络工作。出门前我再三确认箱子里的五盒XX丸,妻子还好奇地问以前你们公司礼品不都是另一种了,怎么换XX丸了。我敷衍了一句部委某个处长点名要的,总不能不给吧。起飞前,我给Q发了一条微信“已登机赴京”。Q回复得很快“祝安。”

第三次走进D酒店的大堂,Q今天的装束有所不同,让我眼前一亮。上身虽然还是制服西装、白衬衣,下装却换成了一条黑色的包臀裙,裙摆在膝盖上方大概三公分处。然后腿上是一双浅肤色的裤袜,脚上是黑色的尖头细跟高跟鞋。我当即呼吸就急促起来,简直就想把Q就地正法了。Q看到我也高兴地走过来,将我带至前台,然后自己走进去亲自给我办入住手续。我站在柜台前,看着Q低头操作电脑,视线不由得顺着她白皙的脖颈滑下去,从衬衣的领口处看到了起伏的双峰,不禁口干舌燥。刷信用卡预授权的时候,我忍不住调笑着说:“我这一个多月来了你们酒店三次,报销可没那么快,信用卡都要刷爆了,要是没钱了,你可要对我负责啊”。Q红脸低头笑着啐了一句“不正经!”

回到房间,我给Q发微信,问是否现在将XX丸送下来。Q答复说她今天上白班,上班期间拿东西被人看到不好,下班后大概五点半到我房间里来拿,顺便送客房水果。我回了一句OK。于是整个下午我都心不在焉,我很了解自己内心的欲望,但是也很犹豫是不是应该这样做,尽管期间有一些言语上的试探,但是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我洗了澡,将XX丸摆在桌子上显眼的位置,换了一身干净轻便的睡衣,然后在床头放了一盒杜蕾斯。

五点半,门铃响了,我赶紧把门打开,只见Q俏生生地含笑站在门口,手里捧着一盘橘子。我侧身让她进来,她走进来后看到摆在桌上的XX丸,于是径直走了过去雀跃地捧在手里打量,然后嘴里还问着我一些注意事项。我站在距离Q大概五步远的地方,心跳得很快,一直在打鼓,Q问我的问题我一句都没有听进去,下半身已经完全勃起了。忽然,有一盒XX丸掉在了地上,Q下意识地弯腰去捡。伴随着Q弯下的腰,黑色包臀裙的裙摆也逐渐升起,裤袜深处的风景仿佛在一瞬间即将揭开,这成了压倒我内心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快步走上前,此时Q也已经捡起药盒站直了身体。我双手一把搂住Q,然后直接从侧面亲上了她的脖子。Q嘤咛一声,开始挣扎,我用力抱紧她,嘴继续在她的脖颈上游动,亲到了Q的脸颊,同时鼻子贪婪地吸着她身上的气味——一种香水混合些许汗珠的味道。

“干什么,别这样!”Q发现挣不开我的拥抱,于是双手向前撑住桌面,身体向前弓,试图躲避我的亲吻。
“我明天就走了。”我则也趁势前倾,把Q的上半身压在了桌上,她的窄裙一下子缩到了腰间。
“啊!”我和Q同时发出一声呼喊。刺激得我差点就出来了。
“先生,这也太快了,你放开我,下周你来了再说可以吗?”Q的手被压在桌上,她既无法推开我,也没办法把裙子拉下去。
“没有下周了,”我低声说着,“项目已经结束了。”我腾出一只手,摸上了Q的丝袜,手感光华,pp紧致有弹性。
Q明显也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她又羞又气,用力想站直身体,发出了热切的声音。我同时也感受到她深处越来越湿润,气息也越来越浓烈。
“我,我有男朋友的……”Q在口申口今的间隙说
“你男朋友还是你男朋友,我不会代替他。”我说完把Q转过身来,认真得看着她,“我第一次看到你就觉得你很漂亮,你放心,我不介入你的生活。可以吗?”
“那……要戴套。”Q轻声说。
仿佛得到了许可,我一下子把Q压到了酒店的墙上,嘴狠狠地亲上了她的嘴唇。Q咬紧牙关象征性地抵挡了一下,就张开嘴让我的舌头滑了进去。两个人的舌头缠绕在一起,彼此试探着对方的味道。我一边亲,一边解开了Q的西装外套,狠狠揉搓着 左手火急火燎地去解衬衣的扣子。她的双手也从抗拒的姿势变为搭在我的肩头。但衬衣扣子却一直解不开。
“慢点,别扯坏了,我自己来。你去戴套。”Q忽然推了我一下,然后自己脱掉了衬衣和裙子,小心挂在了椅背上。衬衣里是一对藏在深蓝色内衣里的小巧双峰。
“有点小。”Q不好意思地说。
“我就喜欢!”
我已经迅速戴好了套,再次把Q压倒在床上,她这次发出了非常享受的气息,Q想伸手脱掉裤袜,被我阻止了,我用手一下子将裤袜撕开了一个口。作为一个丝袜控和制服控,这才是我最喜欢的方式。
“啊,你好变态啊!”Q惊呼一声。
“不变态怎么干你!”我一边威胁着,一边在Q身上进进出出。
我想我绝对不是这个酒店住客中第一个意淫她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那些意淫她的人又是否知道能想象得出一个平日里衣装得体的前厅主管会有此时的魅惑状态。
我不像论坛里的那些撩妹大神一样,两次是我比较正常的发挥,再来可能就真的体力不支了。于是我和Q一起洗了个澡,各自穿好衣服。闲聊的过程中,Q承认她对我有点好感,但她也并不是一个随便就会跟人发生关系的人,工作场所我是第一个。我之前还算比较彬彬有礼,又帮她联系了XX丸,再加上她最近是排卵期,身体也比较敏感。她说她也不会介入我的生活,大家都是成年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就好。

其实我有点感动,想请她一起吃个晚饭,但Q却说下次以后有机会到北京再吃吧,今天不早了要赶回家,她家离东城区还有一小时的地铁。

one night in beijing 于是在北京4月的夜晚中,我和Q的故事迎来了结尾。公司的项目已经基本做完,估计短时间也不会再来北京了。我们也会有各自的生活,未来估计很少再有交集。

但如果以后有幸再来住D酒店,如果Q还在这里工作,那或许我们可以再把那顿没吃完的饭吃完,既不走心,也不走肾,喝点酒,讲讲故事就好。

与北京某酒店前厅主管的一夜情缘情感口述故事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那些年的SM情感口述故事(一)

2020-10-9 16:20:57

情感故事

再一次见到我的第一次,早已物是人非。

2020-10-13 17:33:5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