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朋友离婚了

今天有些热,我穿了运动鞋,迷彩裤和黑色卫衣。太阳底下,32路公交车一如既往的人潮汹涌,一上来,我便被一车的人味弄得头昏脑胀。
  白头发的老人,抱婴儿的妇女,该有座位的都有了座位。剩下和我差不多的人,不老不弱,于是就都站着。过了半小时,一片摇晃中,我终于在人民路西站下了车,步行五百米后,到了民政局。
  妻子依旧是秋冬打扮,由于患有鼻炎,所以她对感冒存着长期的恐惧。对了,今天我是来离婚的。从结婚到离婚,我们只花了半年时间。结婚时,我们是相爱的。离婚的原因,我不清楚,但有一点很明白,就是我们越来越不能忍受这种亲密关系。
  民政局办事很快,很快我就拿到了自己的小绿本。说实话,我有些羡慕在这里上班的员工,工作简单,与人交流不多。如果是我来做,肯定也不会出现任何差池,甚至还可以全天微笑服务。
  我们离开了民政局,她打车走了,我想走一走,逛一逛。昨天请假时,主任已经知道我今天离婚,想必不会叫我回去顶班。
  人民路是各种商铺集中的地段,吃喝玩乐无一不有。西口第三家的包浆豆腐,公园对面的二两米皮,天桥底下的电动城,是我常去的地方。最近天气很怪,忽冷忽热,出来逛的多是年轻人。
  阿迪店在处理反季产品,我打算去买一双夏天的轻跑鞋。店里人不多不少,店员不冷不热,人和人的距离比平常远,空气里有一股面料,纸盒和塑封制品的混合味道,一进来我就喜欢上了这里。
  这时手机响了,是一个朋友打来的电话。朋友声音很急切,得知我在人民路时,说他马上请假过来。
  我继续逛着,逐渐忘记自己买轻跑鞋这件事情。又一通电话后,朋友终于找到了我,他一上来就握住了我的双手,急促地说,好兄弟,她配不上你!
  我有些发愣,朋友邀我喝一杯,说这时候需要喝酒。也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我们就走进一家公园里的清吧。
  大白天,人很少,清吧里放着张学友,先是一首慢慢,再是遥远的她。张学友大概有六十岁了吧,不知道我六十岁时,他的歌还能不能这样被人听到。当然,我也不一定能活到六十岁。
  朋友先开口说话了,兄弟你可真沉得住气,要不是看朋友圈,我都不知道你和她离婚了,对了,你们是今天离婚的?
  我说,嗯,早上办的证。
  朋友说,早上办证,中午就发朋友圈,女人真是那什么。
  我也弄不明白女人真是那什么,只好喝了一口酒。
  朋友看到我喝酒,也举杯说道,女人如衣服,我们好兄弟才是一辈子的。
  放下酒杯,朋友又问我,你说,我们是不是好兄弟?
  我说,那当然,我们是好兄弟。
  朋友说,你心里有什么就跟我说,你们到底是因为什么离婚?你知道的,女人有时候还是欠打。
  我说,就是离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小吃陆续上来了,我们边喝边聊,开始说其他事情。新冠疫情,三体影视化,混元太极马保国,美国选总统,卡莎新皮肤,最后,硬生生给我聊饿了。
  我急于想吃到热汤米饭,于是我们去了街角的猪蹄火锅店。今天的猪蹄炖得相当软糯,一起煮的豆泡也吸满了汤汁,蘸料是醋汁辣椒,米饭也是新蒸出来的。在一片翻腾的白色水汽中,我满头大汗,吃下三碗米饭,喝掉一瓶冰啤酒。
  分别时,想到朋友特地请假来找我聊天和吃饭,我握了握他的手,并表示不止今天,以后我们也是好兄弟。
  朋友眼睛湿热地打车回家了。
  回到住处,逛了一天,我很累,便躺下睡了一会儿。醒来时,我感到有些积食,像想起什么似的,便给妈打了个电话。
  妈接了电话,我便跟她说了离婚的事情,不出意料,先是惊愕,确认事实后,电话那头传来了抽泣的鼻音。听了一会儿,我觉得有点烦,就挂掉了电话。
  接着我给爸打了电话,也说离婚的事情。电话那边没有声音,沉默着,过了一会儿,爸挂掉了电话。
  窗外夜色沉沉,一股遏制不住的欲望在我心里嘶吼起来。毕竟这个时间,是之前我们常做的时间。尽管最后一次时,我们像两具提线木偶,表演了一场僵硬的交媾。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人妻 谁用谁知道 出轨了怎么办

2020-10-31 16:03:20

情感故事

擦枪走火,和厂妹的情感小故事

2020-11-17 16:35:4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