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枪走火,和厂妹的情感小故事

有一说一,我是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会睡到传说中的厂花的,因为不论是厂子还是厂子里的花,都是看似与我不搭边的。至于为什么八竿子打不到的人睡到一起去了,这还要从我大舅说起。

家里的老人信奉成家方可立业,我也没拧着对着干,大学毕业就进了民政局,跟媳妇领了证,又火速撒种生娃,一系列操作下来,同龄人还在打拼时,我已经老婆孩子热上炕头了。但是说先成家还是先立业这事,还真说不出应该哪个前哪个后,各有利弊吧。我虽然是家庭美满了,但事业着实是落了一大截,冷不丁让我扔了尿不湿和奶罩子去工作,我还真不知道从哪做起。看着嗷嗷待哺的奶娃和眼巴巴的儿媳妇,我家老爷子着了急,第一次拉下来老脸找了我大舅。

我大舅应该是属于我们家族里的领军人物,虽然是初中毕业,但靠着年轻时候不怕苦又肯学肯干的劲头,大时代下好歹闯出了点名堂,不说大富大贵,起码较同年级选手要小有所成一些哈哈哈,老舅在苏州办了个厂,老爷子意思让他把我带在身边学着点,挣多少无所谓,重要的是把本事学进脑子里。既然老爷子已经话说到这个份上,大舅便一口答应了,只是嘱咐我,那不比家里舒服,我笑着拍着胸脯说保证不哭。

我以为我得是少爷体验生活那般姿态的游学,可实际情况真是跌破眼镜,大舅是真没客气,我到厂子的第一天就被下放到流水线,按大舅的话来说,从上到下什么都干过,你才知道怎么管得好管的对,更不会被忽悠。大舅说的很多,活我干的很累…..

不知不觉我在厂子里待了大半年,在这期间主要呆在流水线,熟悉操作工序和机车调试操作后,窝又被调去了质检部,也是在那,结识了传说中的厂花,她叫芸芸,我们都喜欢叫她芸子。

去质检部也就是混混而已,相比流水线,质检这边有一套现成的规定标准,基本看看就知道怎么回事,所以大部分时间我也是闲聊或者帮着做做事而已,厂子里少有姑娘,多为已婚妇女,基本是夫妻俩一起在厂子里做事的,如此一来,我自然和芸子来往多了起来,经常一边做事一边聊天,一来二去,有了猫腻。

其实在我在厂子里呆了几个月后,我老婆联系我的时候就说过允许我在外自己找小姐解决生理需求,甚至表示这笔费用她来付,不得不说,云南女人,贤惠!不过我并不想,主要是我的欲望还好,偶尔五姑娘解决一下就行,没打算在这边胡来。不过跟芸子这一来二去的勾搭上之后,不擦枪走火,那才叫怪事。很快我们就从边做事边聊天,变成了边做边聊天。芸子不是处女,她说之前只有过两次,我微微放心,真刀真枪的进去之后,我相信芸子确实经验不多。。。

没羞没臊的生活一炮开始,基本工期不赶的时候,我和芸子都会趁着午休或者提前下班一会偷偷溜回我宿舍来一次,相信其他人也能知道个大概,不过依然很有感觉哈哈哈

最后说一下,可能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厂花没有其他兄弟说的那么骚啊,芸子虽然也是能玩,但还是拘谨,慢慢来吧,下个月就要去采购部了,不知道和芸子还能不能保持住碉堡友谊了哈哈哈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一个朋友离婚了

2020-11-17 16:20:45

情感故事

摄影撩妹的小故事

2020-11-17 16:40:5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