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趣体验 用品测评
污力十足 坚持不泄

阿拉善有个新词叫“卷边”,最近俺听说

鲁迅没说过的:“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大的想象力,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这届有钱人竟然会玩到这地步。”

最近听了个新词叫“卷边”。
阿拉善有个新词叫“卷边”,最近俺听说

我的第一反应联系居然是《诗经》里的那首《卷耳》,“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这是一首纯美至朴的怀人诗。

但是在“卷边”的故事里却是一个叫做阿拉善的地方不仅急需植树而且还很适宜造人,这就是阿拉善英雄会的传闻:夜半豪车自晃荡,女魅颤呻莺啭啭,若问卷边是何意,阅片无数也难言。

这个事情咱也只是小道听,咱的语言也苍白,到底什么是“卷边”?

在《金瓶梅》第七十八回,死之将近却浑然不知的西门庆鏖战如意儿,作者描述西门庆不可名状之物“往来出入,带的花心红如鹦鹉舌,黑似蝙蝠翅,翻复可爱。”

这就是我脑海里的“卷边”理解,真的不能复制更多了,诲淫之嫌不得不防。

其实咱就爱翻翻《金瓶梅》,还是带着三省吾身的戒淫戒恶之目的,所以我解读给您看,是为了提醒您心生畏惧甚至是怜悯,而不是为了效仿,正所谓读《金瓶梅》“生效法心者,乃禽兽耳”!因此有人说,阿拉善(英雄会)那个地方,除了植树造林的,没有英雄。

这个事件,官方已定义为谣传。至于这个香艳谣传的来源,有人分析,大约是正面形象本已在下降的阿拉善英雄会伴随着近些年不少年轻女性(尤其是网红)的进入,迅速激发了个别网民将其与豪车、富人进行了最最天然的联想,也就是鲁迅说的:“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 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象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都9102年了,也就是我这种纯朴的年轻人,还会把“卷边”联想成“卷耳”,进而以为它是不是“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之类“敖包相会”。

还是太幼稚了,我的阅历还不如西门庆家十几岁的小厮玳安,而面对突来的新词像我一样幼稚地竖着耳朵当好话来理解的还有吴月娘。

在第七十六回,西门庆雇佣在家坐馆的温秀才逼得小厮画童大哭大闹,吴月娘便问是怎么回事,玳安来了句:“温师父叫,你仔细,有名的温屁股,他一日没屁股也成不的。”

直到这样,吴月娘还没明白“温屁股”是何意,直至逼问出画童省略500字的描述后,吴月娘听了便喝道:“说的碜死了。我不知道,还当是好话儿,侧着耳朵儿听他。”

在我得知“卷边”真正含义时,就是这种“碜死了”的心情。

直到这时候我们再回想温师父的名号,一个是“温必古”,一个是“温葵轩”,兰陵笑笑生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但我毕竟也是中国人,鲁迅先生所说的想象力也多少是有的,一旦激活,顿有洪荒爆发禽兽之感——为什么我会把“卷边”第一反应联想到《卷耳》呢,卷边可不就是卷耳吗?

阿拉也曾是纯善的人,这些年都什么鬼经历啊。

我不是禽兽!

我不是禽兽!

我不是禽兽!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转载请注明出处:蝌蚪哥 » 阿拉善有个新词叫“卷边”,最近俺听说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