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趣体验 用品测评
污力十足 坚持不泄

走向性麻木之无突然下雨的天记一次双飞

曾经年少爱追梦
一心只想往前飞
……

听着刘德华的歌长大的80后,能够安然的走到今天的,大多已经大腹、秃顶、疲惫、麻木,年近四十,上老下小,白日里忙碌于工作,夜晚间则交措于觥筹之间,躺倒即睡,久梦难醒,即便是对性,大慨也只是本能的冲动和需要罢了。没有新意的生活一成不变,那些伴随着歌曲而来的记忆在这样的深夜滚滚而来,有关爱情、有关友情、有关梦想,自然可以在其他的地方畅所欲言,而有关混乱、有关性欲、有关难言的许多过往却只能在我们的小草里轻轻低吟,不求点赞,不欲美评,只是想,我们可以单纯的记录我们所有想说的故事。

===================================

1、

气温骤降。

好似傍晚时轻敲浅窗的柔风在天明的时候就变成了凛冽呼啸的秋风,裹挟着夏的不甘和秋的得意,一浪胜过一浪的撞击在透明的玻璃上,间或出现的枝条或者杂物砸在那份透明上,一阵的乱响,就象突兀击中心脏的某份感动或者别离。

红颜易老天难老,
新叶浮萍夜中漂。
物是人非春虽俏,
流年亦是绕指游。

我艰难的从那些缠绕的文件中抬起头来,看看窗外阴晦的云层,他们一层一层的聚拢着,形状千奇百怪,乱糟糟的东漂西泊。就如同那个倔强的丫头,性格凛冽的有时象冬天的寒风,有时却又象春天的柔拂,象那六月的天气,转眼即是倾盆大雨。她要去城市的另一端,不想再躲藏在我的羽翼之下。我能理解,有时却难以接受。所以——拖着。

放下这些乱七八糟的纸,我下楼去走走。

街上行人的脚步,不再有夏日那样的悠闲和散漫。昨天那些一切看不到的琐碎痕迹,节奏紧凑,被一个又一个的欲望牵引着,延伸到每一个我不熟悉的地方。是的,这些看不见的琐碎里,有心情的细微变化,有人事的相聚别离,亦有情思的或重或浅。天冷了,谁都需要温度,我一份体温,又能温暖几人?一阵风吹来,我裹裹衣领,阻止风的进入,却挡不住那随风而落的枯叶,砸在我的脸上,然后缓缓地跌落在地下,成为今天的终点。

2、

又是一个消失的夜。

清晨,我路过街角的花圃。那里许多我叫不上名字的植物依然乏着绿悠悠的光,刚被清晨的洒水车打过的她们,在这样变冷的季节交替里,沉默无言,无视行人的匆匆脚步,更无视我这驻足之人的深情打量,只是安安稳稳的把自己展示在人类的视野里,偶有妩媚之姿,亦或妖娆之态。

温度以笔直的姿态向下行走,微信里的字数比昨天又少了一些。

穿过几重玻璃门和长长的走廊,我不走电梯,爬着到了四楼,在打开办公室门的那一刹那,停了一下,脑袋里突然想着刚刚见面的某些场景。

是的,她好象在哭。
而我,没有反应。

在清晨告别,好象在傍晚就可以再见一样。
我不以为然。

天空突然就下起了雨,时不时就有急骤冰冷的感觉,陡然从表皮穿透到心里。这些年,迷离混乱的生活早已经磨平了心底最深处的柔情,有时候觉得身边人的走走留留都显得特别的无所谓。曾经最深爱的人,却也是说删便删掉了,她再来的时候也不过就是一句冷然的“你好”罢了。看着她曾经多次出现在我梦中的眼睛,漠然而不动心。这可能是成长的代价,却也是最残酷的代价。因为从此,我将再也感受不到美好。

下班回来的时候,我又经过那片花圃。似乎生命就在这样的早上和傍晚之间结成一个轮回,然后在这个轮回里,被各种理想和幻想解决了衣食住行,偶尔出现的那种新奇的感觉,不过都在瞬间,便没有了踪影。而衰老却已是不可抗的来临了。花圃里的那些植物与早上的时候又有不一样,僵硬麻木,看起来不是很舒服。枝叶在断断续续地雨点捶打之下不时地抖动。

花儿,就这样落了。

3、

吃过了晚饭,我开车走到最熟悉的那所学校的门口,是的,这样清冷的夜,需要两个或者三个人抱在一起取暖才好。

性,
是最合理的释放。

停不下的脚步,
停不下的丁丁。
屡历经年,留下的也只有一点点罢了。

对与错,好与坏的评判标准,在物质利益面前早已经扭扭曲曲,如一个畸形跛脚的丑陋夫人,尽管动力全身关节依然可以偶尔妩媚,却早已无法走出美丽铿锵的步伐。

大概,就象我每天看到的那些叶子。
在完成季节交替的使命之后,把萧瑟堵在自己混乱的思维里。
只有我自己知道的痛苦,他人无法理解。

明歌和一叶上了我的车,这些女孩子,短的也跟了我有半年的时间了,我每日在她们的身上索曲青春的感觉,她们在我的宠溺和包裹之中渐渐的长成女人,各取所需,无关信仰。明歌那一头黑色的长发都似乎有微笑的感觉,每次跟我出来,不谈性,至于我不会让她们沉默或者沉闷。谈笑之间带来的快乐并不持久,却自然真实。

亲爱的,不去想未来的生活是多么地美好。
为什么总与美好过意不去?

4、

明歌和一叶在旧城的那片“废”城里走走停停,看衣服,看包包,看小饰品,对于她们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来说,一切美丽的东西都是闪着亮,带着光的。我跟在身后不远的地方,并没有靠得太近,毕竟旧城的年轮里有太多的熟悉。

海底捞吃过晚饭,便又过了回学校的点。
自然而然的,旁边的酒店开了房。

象剥开洋葱一样的将她俩一层一层的扒个精光,
却似乎突然失去了继续的力气。
跌坐在床上,任她俩唧唧喳喳……

一黑一白,倒也相映成趣。

罢了,就这样吧,
又是一天做流水……

走向性麻木之无突然下雨的天记一次双飞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转载请注明出处:蝌蚪哥 » 走向性麻木之无突然下雨的天记一次双飞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