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定义】住隐心房裏的家,便能抵抗外来风雨!防疫素便当:牛油果酱蔬菜卷

【家的定义】住隐心房裏的家,便能抵抗外来风雨!防疫素便当:牛油果酱蔬菜卷插图

  「今年应该回不来了。」无奈地跟手机对岸的妈妈这么说,「没关係,别担心我门。跟哥哥,在外要多保重啊~」妈妈用了她毕生的力气,把学回来的中文,半简半繁的,有边无边的,这样的回道。疫情以来,基于隔离的程序,和感染新冠肺炎可能的风险,从过年到今天,没曾回过香港。幸庆现今的科技发达,总算可以用手机,跟香港的爸妈问安,保持联络。

 

  「嗨,你好,我是Cathy。」据说新来的同事是香港人,不知怎的,习惯地用中文跟他打招呼。「妳不能忘记广东话的哦!」把这则笑话跟朋友分享,却弄来朋友A的这个反应。「不会的,这是母语,好不好?!」「只是,大概现在,除了碰见哥哥的时候,有机会讲广东话外,下意识,在台湾对着哥哥以外的人,都变得机械式的,植入了程式似的,讲起国语来,哈哈。」

 

  「差不多一整年没回去,妳不想家吗?」朋友B好奇的问。「可能我是野孩子。」我笑一笑的看着朋友,再解释说:「以前在英国唸书,两年没有回过香港,也没甚么挂念。对啦,偶然会到唐人街买个很贵很贵的节瓜,到茶楼吃个点心,但其实,我没那个心瘾,不买不吃,都可以的喔。」「坦白说,待在台北的日子,亦鲜有去找港式茶餐厅,不知道呢,可能我的家不在香港啦。」

 

  「朋友说没了亡妻的家,已经不是家了。」朋友C这么说起她一个朋友的故事,「那么,我从来不就没有家?」我没带敌意,只是用了直觉和逻辑,回应了朋友。朋友望了我望,摇一摇头道:「难怪妳还是没有家,满脑子怪东西耶。」我鬆一鬆肩膊,「家?我好像有两个家,不是吗?」「还是,『家』在我脑裏,跟其他人的不一样?就如那些游牧民族,随草原而居?」跟朋友道别后,一直喃喃自语着。

 

  脸书偶然会跳出一些介绍小窝居的装潢的影片,连YouTube频道也彷彿知道我想「家」了,就建议了一些介绍小型家居的外国节目。看着每一户主人家,无论是香港「蚊型」(袖珍)大楼裏的小套房,到大公寓裏的大房子,或是了无人烟的澳洲的货柜屋,和荷兰百年房子裏的细长房间,都热情地向主持人介绍着自己别出心裁的家居,那份满心欢喜,是不是就是「家」的意思呢?

 

  小时候,伴我睡觉的小玩偶,即使旅行,都不愿放下它,嚷着要带着它四处去,它是我的「家」吗?去英国唸书那一年,乡下人出镇一样,心怕那边没东西可用,拿了一个塞满了日用品的29吋大行李箱,最后超重,害得要加运费才能上机,那行李箱又是我的「家」吗?后来,去的城市多了,始发觉再大的行李箱,只会累人很是沉重,决定换个小行李箱,几件足够的衣服就上路,不带多余的东西。「反正没有,到当地补给就好了。」那小小的行李箱,代替了小玩偶,成了我的「家」吗?

 

  究竟甚么是「家」?是我们处身的四面墙壁的地方?不可以是办公室?不可以是餐厅?它们不也有四面墙吗?那么,是我们睡觉的地方?饭店呢?不也是有床铺吗?不可以称为「家」吗?鬼怪故事每每说,身躯就是我们灵魂的家,听来毛毛的,有点可怕,但细想一下,我,意识的我,不就是正正住在这幅皮囊裏,这身躯就是我的「家」吗?其实,家在哪,重要吗?还是,我们需要「家」的甚么,比较重要?或许,在纷乱的世道裏,「家」不是眼看得见的四道墙,而是心房,是那跟着我们相依的皮囊,住好住满这个「家」,才真真能抵抗外面的风风雨雨,变幻不定的2020。共勉之。

 

  注:自三月起,每月一次的台北/台湾蔬食情报,将改以防疫食谱来代替。

 

 

人已赞赏
健康生活

【疫下跑步】戴口罩跑步潜在缺氧危险,建议加上「口罩支架」,有气唞!

2020-11-22 10:45:50

健康生活

【同心抗疫】齐尖叫!冰岛纾压计划

2020-11-22 11:30: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