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走向性欲麻木之那些地方那些人

[复制链接]
查看: 2323|回复: 21

4

主题

69

帖子

19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8
发表于 2018-12-9 15:3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曾经年少爱追梦
一心只想往前飞
……

听着刘德华的歌长大的80后,能够安然的走到今天的,大多已经大腹、秃顶、疲惫、性欲麻木,年近四十,上老下小,白日里忙碌于工作,夜晚间则交措于觥筹之间,躺倒即睡,久梦难醒,即便是对性,大慨也只是本能的冲动和需要罢了。没有新意的生活一成不变,那些伴随着歌曲而来的记忆在这样的深夜滚滚而来,有关爱情、有关友情、有关梦想,自然可以在其他的地方畅所欲言,而有关混乱、有关性欲、有关难言的许多过往却只能在我们的小草里轻轻低吟,不求点赞,不欲美评,只是想,我们的小草,可以单纯的记录我们所有想说的故事。

===================================

一、那个地方、那些人

我的老家,在北方很普通一个小乡村里,人口大概有一千多户,四千多人,在周围的自然村里,算是一个巨人状的村庄。有一条六米来宽的自流河,自村中逶迤而过,将村子分为河北河北。河南的人大多姓孙,河北的人,大多姓顾,我不姓孙,也不姓顾,就住在这条河沟沟的边上。

这条河叫做迷河,到现在我也没搞清楚他的源头在哪里,只知道他每天固执的从上面的村子里下来,又从我们村子里正中穿过去,弯弯曲曲扑向三华里之外的一个浅摊,这条河曾经蜿延流转的地方,形成了一片很茂密的树林,那是山野的风与村里的麦相融的地方,更是村里孩子们自由嬉戏的地方。那里存了我许多童年的梦,更有许多儿时的伙伴,一起从那里走出乡村,走向城市。

二十多年前,经常在这片林子里打闹的腰花是这一代远近闻名的孩子王,爬树、下河、捉鱼,赶蛙,样样精通。经常跟在腰花的屁股后面的是两个更小的孩子,男孩子生得瘦瘦弱弱的,经常在腰花上树的时候站在树底下寻找腰花的影子,他叫向前;女孩子鼻孔下面挂了两条鼻涕虫,经常不甘示弱地在腰花上树之后,她也奋力地向树上爬,只要爬到一半就出溜了下来,躲在树下的荫凉里不服气的吸那两条鼻涕虫,一点儿也不去看树上的腰花在那里炫武扬威,她叫燕儿。

二十多年后,当我再次来到这个地方,那条曾经的迷河早已经被垃圾填满,甚至连当年的河道都建满了建筑,再也找不到当年的影子。河道旁边的那片密林还在,只是稀疏了不少。这片密林延着曾经的河道一直蔓延向北畦,那里扬柳一排排的,延着公路向北一路铺开。走到路头,向西而行,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山包,那在个山包的上面,长眠着那个小时候跟在腰花屁股后面的男孩——向前。

腰花屁股后面还跟着当年的燕儿,只是早已经出落成鲜花一般的女人,175的大个比腰花还高了半截,鼻孔下面早不见了那两条鼻涕虫,化着淡妆,两条修长的腿站得笔直笔直的,手里捧着一束野菊花,放在那个记忆中的坟包旁,静静站着,便不再说话,有腰花说,就可以了。

向前走的很突然,那年,腰花开始上大学,燕儿跟着父亲迁到了其他城市,从小胆小的向前留在了家乡,在附近的一家有机玻璃厂打工。从小胆小的他不知道那天为什么胆大了一回,在玻璃厂的融池边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给掉了进去,瞬间800度的高温就把他包围了起来,他没能留下一句遗言便这样离开了。据向前的父亲说,捞起来的时候,煮熟的肉一块块的从他的肢体上掉落,不一会的功夫就成了一幅骨架子。老父亲说起的时候,大口大口地吸着烟,我就大把大把地掉着眼泪。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我怎么也忘不掉这位儿时的伙伴,在一年的某一天里,一定要在这里在坐一坐,跟他说说话。我想,他是能够听得到的,那些他没有经历过的故事,没有遇到过的女人,我都一一地说给他听,给他讲这个世界的精彩,也给他说我自己的无奈。

这次带了燕儿,就跟他说,你看,当年那个小鼻涕虫儿,长得比我都高了,你要还活着,让她给你当媳妇儿吧。她挺不错的,燕儿看着我的眼神迷离得很,她知道我这话里的意思。向前当年不敢喜欢别人,从小玩到大的燕儿算是他看着长大的,好多时候玩过家家都是他俩演一对儿。只是时过境迁,大概除了在这坟头,谁也不复有当年的心境了。

二、那些故事、那些流年。

农历,丙寅年十月初九午时,炉中火命。天蝎座。

敲这篇文字的时候,刚刚过了凌晨,现在是十月初十。刚刚过去的是燕儿的生日。白天的时候,我跟燕儿去了旧时的树林,晚上的时候给她过了个生日,喝了杯茶,我就回家了,没有开房,没有啪啪。窗外公路上车水马龙,一串一串地灯光闪过之后,那些记忆象是闪回一样的在我的脑袋里一次又一次的出现。

燕儿,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躲不开的一个女人。我没有对她说过爱,可在小草里,我却可以说,我是爱着她的。一个钟情于各种约啪的男人,一个每日里周转于各色女人之间的男人,在内心的最深处,依然有一处最圣洁的城堡,在那座城堡里,他依然守护着她的鼻涕公主,陪她欢笑或者悲伤,陪她天堂或者地狱。哪怕这座城堡在不停地下陷,直到无尽的深渊。

这个天蝎座的炉火命女人,似乎就是我这个白羊座大海水命男人的克星,在我以为已经远离的时候,她却又悄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上大学之后,她便跟着父亲离开了这座城市,开着店,经过商,打过工,做过各种各样的事,只是不想落后我太多。每个月都会有一封信寄给我,后来我结婚,她没有出现,信件变成了短信息,只是匆匆地发过祝福之后,整整在我的生命里消失了六年。这六年,她经历了一次短婚,匆匆结婚,匆匆离婚。直到那一天,她在我的生命里以一种戏谑的方式重新出现。

那年,我在一个QQ群里不停地撩着各种女性,特别是一位叫做“柳絮”的女人,我每日里给她讲各种鸡汤洗脑,讲各种笑话逗乐。终于有一天,她说,某夜场等我。我兴冲冲地穿好衣服,带好装备,开车而去。进了包间,见了她,她就一直笑,我尴尬地贮在那里,不知所措。她说,我的腰花哥,老腰还好?从不怯场的我难得我的羞涩了,连回一句,你要不要试试的勇气都没有。

她跟我玩骰子,玩小蜜蜂,玩十五二十,玩美人鱼,玩砍江湖,夜场里的各种套路玩得眼花缭乱,我们不要钱似的往各种地嘴里灌着各种酒,赢了也喝,输了也喝。一会笑着说捉鱼和爬树,一会哭着说向前和健子。那一夜,我们就这样醉倒在光怪陆离的酒色里,在包间里的长沙发上,各种一头,呼呼大睡。啊,流年和记忆,确实是最好的下酒菜。

三、这些故事、这些年。

燕儿在离我最近的一个小区买了房,然后买了车,在这个城市里定居了下来。我问她往事,她从来不说。这个天蝎座的女人,永远不会向你说任何肯定的话,也不会告诉你她的任何往事。她就象一个包裹着迷雾的女人,永远给你一个侧脸,不会给你看清楚她所有的机会。

只是,只是,我们还是好了。

那天的深夜,她打电话说停电了,特别怕,我还特意地笑话她也会怕。她说,是女人都会怕的,我就回她,真心没觉得她是女人。她让我过去陪陪她,我便去了。去了之后,果然停电了,我查看了原因,电卡里没钱了,大晚上的也充不上。她便陪着她在床上聊天,她把头轻轻地凑在我的胸口,左手从我的衣服下摆里伸进去,在我的乳头一圈一圈地画着。她说,哥,你知道不知道,我小时候曾经幻想过嫁给你。我特别不会聊天,就说不知道。她说哥,你给我扎头的野花帽子我还记得呢,我就说我忘了。她说哥,向前那年曾经给我递过小纸条,我下子就说漏了嘴,我替他写的。乳头上画圈的手就变成了掐,她说,就知道是你!

我扶正她的头,眼着她的眼睛说,我可以和任何女人上床,但你不行。你是我从小看到大的妹妹,别人我可以不负责任,你,不行。她看着我的眼睛,就象小时候一样,不服气、不服输、不说话。我很认真地摇头,真的不行。你嫂子虽然这方面看得开,不太管我,但你不一样。她还是不说话,只是捏着我乳头的手猛地向前,抓住了我的子孙根。其实小弟弟早就不行了,硬得一柱冲天。她的眼里有笑意,似乎在说,真不行?

没办法,恐怕这时候不行也得行,更何况天生长腿控的我,在两条大长腿面前的抵抗力已经用尽了。总这么被动防守也不是办法,我开始主动进攻,去探索在这之前的许多年里都没有认真想过地方,象是荒芜地庄稼地里偶然生出的杂草,有水流了出来。一个天蝎座女人的动情,迅猛地就象火山喷发。这个不服输的女人根本不容我再继续探索,猛地就由防守变成了进攻。当年二十八岁的女人早已经是什么都懂的年纪,她用唇含住我的**,不是那种很细致的轻舔,而是大口大口的吞咽,我能看到她的腮用力的吸起,用舌头抵住我的马甲用力的向里面探索。我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瞬间瘫软,由她吧。我伸手向床头柜上拿了烟和火,摸摸索索地打着,享受着她的服务。眼前一片光明,一片黑暗,明暗之间似乎看到向前的脸,轻轻地点头,轻轻地流泪,最好的你们,最好的结局……

四、有些事情,需要努力忘记。

燕儿越来越多的在QQ上说起爱,突然会说想要看到我,我很无力地回应着这种纠缠着亲情和爱情的感情。跟健说起过这事,健说,不好处理,她大概喜欢你很多年了,其实我知道,如今三十二岁的她毫无找个男朋友的意思。我还能看顾她几年?老了怎么办?没有孩子怎么办?每次想到这些,我的脑壳都会疼,我给不了她未来,能给她的除了几年的欢愉之外还能有什么?其他的女人,可以很自然地做个了断,可她,从小就跟我屁股后面的她,怎么样才能算了断?

我在上一贴的回贴中说,正月十五的时候,我跟发小,哥们还有一个干妹妹,四个干了一箱红酒。是的,就是燕儿。燕儿喝的特别急,不一会就直接靠在我身上开始吐,吐的时候连个头都不低,象是喷泉一样地向外喷,我不好挪身,任由那些脏物喷在我的左肩膀上。干妹宝儿在旁边开始哭着唱歌,哥们一个人跑洗手间里不知道干什么。那一刻,我成了大厅里的焦点,尴尬地我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后来我背着燕离开,宝儿在后面拍了一张照。燕儿个儿高,脚几乎拖在地上,那一刻,前面灯光通明,背后一片黑暗,何处是归处?

今年的5月20日,我们俩在江南吃饭,巧遇了公事应酬的妻,妻说,你是燕儿吧,你哥经常说起你。她大方地与妻握手,却不乏挑衅,我哥不怎么跟我说嫂子,没想到嫂子这么漂亮。妻笑笑,挥手说,你们吃,以后你哥会经常跟你说嫂子的。妻的气场天然强大,她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这男人,兜兜转转,哪怕十圈,跑不了。饭肯定是吃不好了,送燕回家,然后我也归家。

今年的8月21日,妻突然找到燕儿的住所,那天我在燕儿家。燕儿不开门,故意在里面发出很大的呻吟声。我无奈地劝她别闹,却也知道,这场有关感情的撕裂真的应该有个结局了。只是伤局会伤了几人,只有天知道。

今年的10月14日,燕儿拿出所有的积蓄,交给我,让我帮她投资。我朋友手里有个年化收益率14%的项目,利息一月一算,取款提前三天通知即可,基本上没有风险,我便给她投了进去,只是死活非得写我的名,没办法,我只能在每月往她的卡上打上利息。我大概知道她的小心思,总有个名目套在我跟她之间,永远切割不开。

五、

时间过去了20多年,该走的走了,留下的还是得继续过日子。生活就是这样,无论你如何挽留或者遗憾,过去的都要过去。

光阴是留不住的,感情也是参不透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为某些人,某些事,在文字里做一次盛情的挽留和艰难的告别。

性欲麻木

性欲麻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8
发表于 2019-2-11 03:18: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撸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

帖子

1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2
发表于 2019-2-12 21:42: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火华哥,抢沙发专业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

帖子

1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8
发表于 2019-2-12 23:51: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支持下 楼主的帖子比流浪地球好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8
发表于 2019-2-13 16: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吾表兄,年四十余.始从文,连考三年而不中.遂习武,练武场上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改学医,自撰一良方,服之,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

帖子

1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8
发表于 2019-2-13 16:56: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抢不到,板凳也行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

帖子

1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6
发表于 2019-2-16 14:44: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空一起交流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5

帖子

1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3
发表于 2019-2-20 16:57: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做为一只禽兽,我深感压力很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

帖子

1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6
发表于 2019-2-23 04:33: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兄弟我先抛块砖,有玉的尽管砸过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2019-3-9 14: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撸一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图文
在线客服(工作时间:9:00-22:00)
400-600-6565
迪恩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2015-2016  蝌蚪哥  Powered by©Discuz!  技术支持:迪恩网络